今天是2019年10月23日 星期三,欢迎光临本站 江风山月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 网址: www.ahjfsy.cn

分享按钮

百感杂陈

只有在做热爱的事时,你才是活着的(2019-8-14)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19-8-14    浏览次数:958    



  今年夏天,一部国产动画电影成为了绝对的黑马。 

  电影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以超高票房闯入中国影史票房TOP 5,成为前十名中唯一的动画片。

  毋庸置疑,《哪吒》火了,而且火得全网皆知,和电影一起火起来的还有那位“史上最惨的乙方员工”,这位被“逼疯”的特效师一个镜头磨了两个月都未能通过,辞职后去了新的公司还是逃不过被安排的宿命,又重新接手了这个项目。




   一个镜头磨几个月、一个人物形象设计了100多版,剧本修改66次,由此可以看到《哪吒》的崛起,绝不是意外。我们已经看腻了市场上粗制滥造、敷衍了事的电影,对比之下,《哪吒》带给我们的惊喜,自然是无可比拟的。

在细节上做到极致,这是“爆款电影”应有的自我修养。
 


  电影《哪吒》的灵魂人物导演杨宇,他被团队里的人称为“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物”,如果角色稍微有一点不满意,都要修改,甚至还被团队里的人吐槽“导演在折磨我们”。但也正是这位把细节做到极致的导演,才能让《哪吒》成为国产动画电影新的里程碑。 

   如果把目光放到世界上那些著名的人物身上,你会发现,把一件事做到极致,到底有多重要?



  在日本,有一个会造梦的老人。 
  在他创造的世界里,你可以进行天马行空的想象,你可以把心情彻底的放松,静静地感受电影里所传达的爱、希望与勇气。 
  这位白胡子的可爱老人如今已经78岁了,但仍在为这个世界创造童话。22岁那年进入东映动画从事动画师工作开始,至今时间走过了五十六年,他还在做着同一件事。
 
  宫崎骏说:“创作一部动画也就是创造一个虚拟的世界,这个世界慰藉着那些失去勇气的、与残忍现实搏斗的灵魂。
  对于动画作品来说,共情是很有难度的,如何让一个“纸片人”变成有血有肉的角色,让观众能够感同身受,无疑需要对人类有细腻深入的观察。 
  在《千与千寻》里,千寻母亲吃饭时手肘下垂贴着身子,这是他观察身边朋友后加上的设计,甚至在剧中所有的人物都有特定的脚步声,专业的音效师会穿上不同的鞋专门为人物一一录制。
 ▲《千与千寻》

  他每天工作超过10个小时,一心扑在工作上的他就连吃饭也只是匆匆完成,对生活如此,但对待作品,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“细节控”
  为了让影片呈现出最完美的视觉效果,《起风了》一个四秒钟的镜头制作时间用了一年,《悬崖上的金鱼姬》里一共用了17万张画稿,《幽灵公主》里镜头转到小精灵身上时,每一个小精灵的动作设计都不一样。

 

《悬崖上的金鱼姬》


  电影里那些一闪而过的镜头,那些不曾被人留意的配乐和音效,都是精心设计和考虑后的成果。正因在细节上无限接近真实,我们才能在一个虚构的卡通人物身上看到人性,看到信仰,看到温柔的力量。
 
  一个伟大作品和普通作品的差距,是前者做到了细节上极致的完美,而后者不能。同样,这也是伟大艺术家和普通人之间的差距。


  七次公开隐退,又七次复出,就连他也开始吐槽自己:“这家伙又要回来了啊”。因为热爱,他把一生都奉献在一件事情上。
或许会有人问,这真的值得吗? 
  “与其无所事事等待死亡,不如在制作动画的途中死去。”这是宫崎骏的回答。

   

   宫崎骏和黑泽明有过一段非常精彩的巅峰对谈。

   1993年,在黑泽明富士山下的寓所,当时已经获得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的黑泽明与宫崎骏从生活琐事、人生哲学又谈到电影制作,多年后,当宫崎骏也登上了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的舞台,这段对话也被称为“日本两位奥斯卡终身成就奖获得者之间的对话”



  看完这段67分钟的对话,最直观的感受是顶尖的大师在对待自己的作品上,一定是极致的完美主义者。
  在采访中,黑泽明提起了拍摄电影时的一些趣事,你会发现电影中每一个看似简单的镜头,背后付出的努力却是成百上千倍的。 

  在他的经典作品《梦》的最后一个故事里出现了一条河,为了拍出清澈的河水,让河里的水藻都能清晰可见,黑泽明调用了大型的起重机在河面上撑起一块很大的黑幕布,就为了不让天空倒映在河里,以免干扰河里的景色。


 

  拍摄《七武士》,黑泽明让饰演百姓的演员把衣服拿回家,有空就穿上,把衣服弄脏弄皱,“破了的地方就用石头磨得更破些,扯得变形的地方就再扯大些”,因为演戏时,百姓穿着太新的衣服是没有说服力的,观众是无法入戏的。



  只有在每一个细节都做到无可挑剔,观众才会相信故事是真的,所有的感情也是真的。 
  其实,很多导演也知道这个道理,但在急于求成的时代,耐心成为了稀缺品,黑泽明在另一个访谈里谈论过如何成为一名好的导演:“一步一个脚印地耐心攀登,就是别去看顶峰,而要专注于在爬的路,我告诉我的副导演们,只要放弃一次,就全完了。”

  细腻、锐利、完美主义,这或许就是为什么黑泽明能成为电影史这棵大树的干,而其他众多的电影人只能是枝。



  在黑泽明最后一部电影《袅袅夕阳情》中,年迈的主角内田百闲对孩子们说:“请找到真正喜欢的、对自己真正重要的东西。找到之后,请为这个重要的东西好好地努力。”
  成功的人之所以成功,是因为他们选择了自己喜欢的事,再把它做到了极致。
 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马尔克斯在写《百年孤独》的开头就构思了十几年,《家长的没落》一书构思了十六年,《一件事先张扬的凶杀案》花了三十年才开始动笔去写,如果不是因为热爱这份事业,很难把一件事做到极致的完美。
  在速食文学流行的时代,还会有人像马尔克斯一样构思一个开头就想十几年吗?答案恐怕是否定的。越是在追求快的时代里,越是怀念那些用心去创造、专心做一件事的人。
 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